21年前14岁女孩惨死家中 两代刑警锲而不舍追查缉凶

作者: 时间:2019-07-28 03:04

字号

21年前14岁女孩惨死家中 两代刑警锲而不舍追查

一个模糊手印助警方21年后缉凶

图为孙某落网后接受审讯

21年前的一个深夜,晚归的妈妈回家进屋打开电灯的一刹那,几乎昏死过去——年仅14岁的女儿小魏倒在血泊中,已经没了气息。

21年后,嫌疑人孙某终于落入法网。昨日,退休6年的老刑警魏宏俊专门回到武汉市公安局江岸区分局,向楚天都市报记者一吐郁结了21年的愤恨:“太惨了,当时我都落泪了。这个案子不破,就一直像块大石头压在我心里……”

据江岸警方介绍,21年来他们从未放弃过追凶。今年6月20日,十几名民警奔赴十堰市,终于一举擒获嫌疑人孙某。7月16日,经检察机关批准,江岸警方以涉嫌故意杀人罪对孙某执行逮捕。

让受害女孩父亲魏先生难以置信的是,孙某竟是他曾多有照顾过的小兄弟。而孙某则称魏先生是其恩人,入室抢劫杀人“真的只是巧合”。

那个可怕的夜晚 14岁女孩惨死家中

惨案发生在1998年4月20日凌晨,魏宏俊是最早赶到现场的刑警之一。“案件发生在江岸区解放南路一栋宿舍楼,离球场街派出所和我家都很近,不到1公里。”时隔21年,魏宏俊仍清晰记得,“那是一栋筒子楼,现在还在。当天凌晨3点多钟,我接到分局值班室打来的电话,一路小跑很快就到了那栋楼,直接上了六楼,女孩小魏的妈妈哭得不成样子……”

魏宏俊退休前在江岸区公安分局刑侦大队技术队工作,从事现场勘查。他昨日告诉记者,筒子楼中间有一条走道,两边都是单间,魏家是其中一间,用立柜隔成了一室一厅。当时地上、墙上到处是血迹,小魏的手臂、肩、颈、脸颊等处有20多处刀伤,属于抵抗搏斗伤,致命伤位于左颈到右胸。现场有一把40多厘米长的工艺刀,还有一把菜刀。

当年球场街派出所刑侦队探长李忠革回忆,那天凌晨3时许,110接警后第一时间通知了派出所。当时手机还是稀罕物件,他没有手机,只有一部显示电话号码的数字寻呼机,半夜突然显示所里的值班号码,他立马赶到派出所,然后来到案发现场。

那天,小魏的爸爸不在家,妈妈在外面打麻将。案发前一天深夜11时30分左右,妈妈打电话给小魏让她早点睡,“记得把门反锁”。案发当天凌晨3时许,妈妈回家开门发现没有反锁,心里咯噔了一下,而且灯也关了,以往女儿独自在家睡觉从不关灯。开灯一看,地上一片血迹,妈妈顿时觉得天旋地转,强撑着报了警。

图为受害女孩的父亲魏先生查看案件的卷宗

两代刑警锲而不舍终于擒获凶手

21年前,拍摄视频只能靠摄像机,一台摄像机价格少则几千,多则几万,视频监控也未普及,刑侦人员的现场勘查功夫是案件能否侦破的关键因素。

魏宏俊告诉记者,现场勘查第一步是分析凶手的来路、去路。魏家门窗完好无损,但厨房窗子可以推开,窗外是开放式楼梯间。厨房窗边的灶台部位有新鲜擦痕,地面有少量铁锈渣。这些迹象表明,凶手是从楼梯间钻窗入室,作案后打开房门逃离的。

经过进一步勘查,果然在窗边灶台上发现一个手指尖朝内的模糊手印。显影、拍照,回大队后冲洗胶卷、存档,当年魏宏俊提取的唯一一枚痕迹,在21年后成为破案的关键证据。

勘查还发现,从楼梯间到厨房外墙的窗口,要跨过的距离超过1.75米。这表明凶手身高在1.75米以上,且具备较好的身体协调性。凶手落网后,其身高为1.78米。

女孩没遭到性侵,家里只丢失了一套VCD影碟机和功放机,是案发前一天花4000多元买回家,这在当时相当于工薪族半年的收入,是十分昂贵的物品。该案被定性为入室抢劫杀人。

除了那枚模糊的手印,现场再没发现有价值的破案线索。魏宏俊说:“我当时就落泪了,女孩死得太惨了,我也是养育女儿的人,所以我发誓一定要抓获凶手。到2013年10月退休,我都一直保留着这张手印的照片,盼着有破案的一天。”

21年来,办案民警换了一茬又一茬,但他们从未放弃追凶。魏宏俊告诉记者:“我们不敢放过一丁点线索。比如只要听到有人反映哪个在路边等活干的农民工有几天没来,我们就追查对方的身份,哪怕是追到其老家,但一次次都排除了嫌疑。”

凶手竟然是他 女孩父亲难以置信

随着社会治安不断好转,命案发案数逐年大降,湖北2018年首次实现了年度命案全破。近几年来,公安部也多次组织命案积案攻坚会战。今年5月,公安部刑侦局传来信息:广东佛山公安采集的一枚痕迹,与武汉这起21年前的命案痕迹比对一致,嫌疑人为湖北十堰人孙某,1974年9月30日出生。

图为武汉警方在十堰抓获嫌犯孙某

获知此情,江岸区委常委、区公安分局局长邬利平要求紧紧抓住战机,副局长周宏韬组织刑侦大队等单位成立专班核查。在公安部物证鉴定中心,来自北京、上海、浙江、云南等地的刑侦专家组再次鉴定,确认孙某就是该起入室抢劫杀人案件嫌疑人。

江岸警方侦查发现,孙某现居住在十堰市茅箭区白浪西路,有两个女儿,其妻今年4月生下小女儿,孙某订过天麻鸽子汤。已任分局网安大队大队长的李忠革主动请缨参与抓捕。他说:“此案是我多年的心结,我一定要亲手抓住他!”

今年6月19日清早,江岸警方出动十多名民警赶往十堰市。次日上午,锁定某矿山护卫队院内的一栋7层宿舍楼,孙某住在608室。一名便衣民警在楼梯间见到打赤膊抱着婴儿的孙某,佯装问路将其稳住,6名便衣民警随即上前,语气冷峻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孙某顺从地报出名字。一名民警接过他怀中的婴儿,另一名民警亮出手铐。其妻听到动静出了门,默默接过婴儿。

民警当天将孙某押回武汉。几天后,民警押着孙某指认当年的作案现场,女孩的父亲魏先生一眼认出孙某:“竟然是你!”

凶手被测谎后坦白交待声称“作案真的是巧合”

落网时虽然很顺从,但孙某绝口不认当年的命案。孙某当晚10时被押回武汉,市公安局刑侦局专家对其测谎,结论为孙某就是凶手。次日凌晨1时,孙某心理防线崩溃,坦白交待完后,孙某长叹一声“本来我下了决心零口供的”。

孙某被押着指认作案现场时见到了魏先生,其对民警说:“我没有想到是他家,真没想到,真的是偶然,魏先生对我相当好,是我的恩人……”原来,魏先生当年是某公司保安经理,1993年至1996年孙某多次到武汉打工,曾在魏先生手下当保安,魏先生对孙某多有照顾,3次请他到家里吃饭。

孙某所称的“偶然”是真是假?民警分析可能是真话——那一带楼栋密集,筒子楼一间间十分相似,孙某作为外地人,就算去过3次,时隔2年重回武汉,又是半夜时分,很难记住魏家到底是哪家。而且这起抢劫杀人案件,没有发现孙某存在故意针对魏家的作案动机。但如果真是巧合,那就太血腥残忍了。

孙某交代,他作案后抱走了最值钱的影碟机,一路步行,走到解放公园附近觉得影碟机太显眼,于是随手扔在路边。接着走到汉口火车站,坐早上7点多的火车逃回十堰老家,此后间断到外地打工。21年来,他一直生活在恐惧中。

责任编辑:fabuzhe报料举报:aily1984@qq.com 凡标注原创的,未经授权不得转载
继续阅读
热门新闻

APP下载

客户端下载
最新推荐
报告 合同 邀请函 总结 书信 证明 台词 口号 导游词 广告词 评语 申请书